协 办:内 蒙 古 科 技 大 学 法 学 系
必发88  | 本网资讯  | 亲办案例  | 法院审判规范性文件  | 合作媒体  | www.88bifa.com  | 民商法学  | 刑事法律  | 证据法学  | 法律帝国
本站搜索
行贿受贿行为与情人婚恋关系交织竞合后的刑法评价
文章来源:包头律师事务所  发布者:包头律师  发布时间:2018-11-5 20:52:45   阅读:72

 【提要】行贿人和受贿人均系央行高管(副厅级),既是上下级关系又是情人婚恋关系,在携手组建新家庭的三年间,作为下级的男方曾多次给付女方600余万元(起诉金额),甚至将工资卡也交给女方供同居生活消费。后因男方离婚无望而分手。之后,因女方而案发,双双以行贿、受贿逮捕。经过审理,北京二中院在判决书中出现了四个“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纳”,于2017年12月29日判决:被告人犯行贿罪、介绍贿赂罪,判处免于刑事处罚。

       一审判决后,北京二分院以京二分检诉刑抗(2018)3号《刑事抗诉书》抗诉至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经过一年审理,于11月1日以(2018)京刑终字62号《刑事判决书》改判:撤销原判(构成行贿罪部分),犯介绍贿赂罪,免予刑事处罚。被告人没有判处刑罚,可以回银行继续工作。

       


                        被告人王然行贿、介绍贿赂一案辩护词


审判长、审判员、人民陪审员:

      依照法律规定,北京市紫光达律师事务所接受了被告人王然的委托并指派我担任其辩护人,今天,依法出席法庭,履行辩护职责。

       受理此案后,辩护人认真查阅了全部卷宗材料并多次会见了被告人,今天,参加了法庭调查、示证质证,听取了公诉人的公诉意见。至此,辩护人对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京二分检刑诉(2017)45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王然犯有行贿罪,无论在指控证据的客观性、关联性还是罪与非罪的核心问题上均存在重大异议。为此,我们决定对行贿罪做以下无罪辩护:

     一、《起诉书》指控被告人王然犯有行贿罪的事实认定和法律表述丧失了刑事证据的客观性和关联性,与今天法庭查明的上下级关系、情人关系交织竞合的客观事实相去甚远,严重影响对本案事实的认定及其刑事法律评价。

      经过刚才法庭调查,辩护人认为,本案应当是一种在上下级关系与情人关系同时并存期间,二人基于情感依赖和未来生活而形成的情人之间在工作事业上违反原则、提携帮助的行为,同时,又是一种男方将财权交由女方掌控而换取信任,以实现组建家庭、财产共有的行为,并不是起诉书所认定的是一起与情人关系毫不相干的、赤裸裸的权钱交易的行贿案件。事实上,两种关系及其基于该关系分别实施的行为在本案中交叉混杂,无法割裂,否则,足以影响对事实的全面认定和对案件的正确定性。      

      情人关系的基本要素主要包括经济生活和性生活。经查,被告人王然和王楠的情人关系持续三年之久,同居生活三年之久,始终行走在即将结婚的路上。根据王楠供述,最初,购买情人礼物、确定情人关系、提出结婚要求、组建新的家庭,作为上级领导的王楠表现的更为主动和迫切。期间,王楠不但亲自照顾王然个人的吃穿起居日常生活,操持家务和理财事宜,同时在被告人王然孩子在国外突发重大疾病时,能够动用一切资源成功挽救了孩子的生命;被告人王然也为了情人王楠倾其所有,将自己全部工资卡、信用卡包括副卡及其日常零星奖金收入均交由王楠管控,供小家庭生活消费,以表示极大的忠诚和信任。不仅如此,王楠提前离婚后,被告人王然协商离婚不成,先后在太原、北京两次提起离婚诉讼。

      即使公诉机关刻意回避二人的情人关系,但是情人关系在本案中是不容否定的,更是客观存在的,而且是足以影响案件定性!

     二、被告人王然交给王楠的每一笔钱均有正当用途和具体事由,并不是用于“职务晋升、免遭处罚”的收买请托行为。证据显示,600万元最终归属尚处于不确定状态,为此,公诉机关指控王然行贿王楠个人600万元证据不足。

      比如,2009年11、12月交给王楠的195万元,是用于帮助王楠离婚并购置婚后共同生活的房产。王楠在自述材料里明确坦言:“作为我们以后结婚的房子”。被告人王然也供述,我回北京就住在这个房子里。为二人婚后生活出资(195万元)购买并同居使用中的房子,属于两人出资、共同使用,怎么能够认定王然行贿王楠呢?同时,2009年年底出资购房与2010年才出台的《2010年度后备干部推荐选拔工作实施方案》具有时间上的差异,而且,二人的所有供述没有明确承认190万元是针对“公推”而实施的斡旋收买行为。

      2010年9月交给王楠120万元是为了给儿子治病及其用来感谢美国朋友Tom对其儿子的救命之恩的,这个突发事件有证可查,用途明确,与“公推”、“任命”也没有直接关联。

        2012年9月交给王楠的230万元是王楠已经卸任光大银行董事数月之后,出于二人分手的感情生活补偿和用于理财产品投资,与上述所谓“升职免责请托”也不具有针对性和关联性。

      其他款项不再一一列举。

      案卷证据显示,二人从来没有明确过王然交给王楠的钱归属于王楠个人所有,只是基于真实需求而借款帮助或基于未来家庭而已。王楠在2016年8月23日第11次口供中也明确表示,王然说“这些钱是他将来跟我结婚之后两个人的生活费”。事实上,王然的不少钱已经用于二人购置婚房、装修、家具、理财及其日常生活开支。一旦结婚,这些钱随之转化为夫妻共同财产,并且要背负在此期间的共同借款债务。只不过,这种关系没有走到头而已。但是,请法庭注意,这些钱的最终归属尚处于不确定状态是无可争议的,将两人共有的钱认定为一方行贿另一方的资金,的确难以想象

       根据二人的供述,王然最终没有索要情人关系期间共同购买房产资金、理财本金红利等,是因为自己对不住王楠,因为自己一直离不了婚。而王楠在自述材料里也写道:王然给我写下亲笔签名的《保证书》,表示与我结为夫妻,同时,我为王然及其孩子帮了那么多忙,“不要白不要,这是我应得的”。可见,这里的经济行为,并不是刑法规定的、冷酷无情的“一单归一单的”、针对性极强的、因具体请托而实施的收买行为,而是参入了过多的个人感情生活和爱恨情仇。至于王楠因爱生恨指责王然欺骗利用等一些专业性入罪词语,可能来自侦查人员的某种不良操守,对此,辩护人不予置评。    

        三、王楠为王然“职务晋升”、“免遭处罚”而提供的说情帮助行为,是基于情人情爱以及组建家庭之后的夫妻荣耀、事业前程而为,并非刑法意义上接受他人钱财请托,“为他人谋取利益”。情人、夫妻、家属之间此类帮助行为属于违纪范畴。

       情人之间各尽所能,互为帮助是人之常情,普遍做法,基于情爱关系,即使没有请托事项,另一方也会想法设法为自己的情人争取更大的好处和利益,王楠也在口供中多次提到自己“爱慕虚荣、私心贪念”。更何况,现有证据不能证明哪一笔钱办理哪个事这样一个构成犯罪的逻辑关系和证据结构。

      在这里,请法庭注意,本案侦查讯问笔录,故意模糊了“给钱办事”在时间上的针对性,即每一笔钱和每一件事的针对性和关联性,而是充分利用了三年期间情人关系存续期间“给过钱办过事”在时间空间上的重叠竞合,进行了概念式的模糊推定。

      其实,情人之间、夫妻之间互为经济往来、互为提携帮助,其评价标准应该是一样的,不能因为情人关系、夫妻关系在公众层面的否定评价就将其纳入违法犯罪的边缘,也不能割裂排除其情人关系而机械的将情人关系直接认定为请托人和受托人的犯罪关系。

      我们设想,如果在此期间王然和王楠结婚了,老公给老婆钱的行为还能认定为“谋取不正当利益”的收买行贿行为吗?老婆帮助老公的行为还能认定为“为他人谋取利益”的谋利受贿行为吗?辩护人认为,情人夫妻、干部家属之间的此类事件,纳入违反党纪政纪范畴更为符合当今的法律规范。

      尽管辩护人今天为其做无罪辩护,但对被告人王然的婚外恋行为应当给予否定评价,甚至谴责。被告人王然也应当深刻认识毁掉自已一生的这一重大过错。至于二人的情人关系在道德层面如何评价,并不影响上述辩护意见的成立。

       对于检察机关指控被告人王然还犯有介绍贿赂的事实,尽管也存在上述问题,但辩护人选择了不持异议。

      审判长、审判员,人民陪审员,鉴于本案在刑事证据上和适用法律上均存在较大异议,为此,敬请法庭在合议时充分考虑辩护人的意见,最终给被告人王然作出公正的判决。

      谢谢!

                               

                                  北京市紫光达律师事务所    倪泽仁

                                           2018年11月1日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13654849896   邮箱:zwjkey2006@163.com
必发88    地址:包头市昆区凯旋银河线2A1807室内蒙古钢苑律师事务所(银河广场西)     
 蒙ICP备09000912号   Copyright © 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 普讯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