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 办:内 蒙 古 科 技 大 学 法 学 系
必发88  | 本网资讯  | 亲办案例  | 法院审判规范性文件  | 合作媒体  | www.88bifa.com  | 民商法学  | 刑事法律  | 证据法学  | 法律帝国
本站搜索
包头盗窃案辩护词
文章来源:包头律师事务所  发布者:包头律师  发布时间:2016-1-18 22:41:36   阅读:2965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受被告人Z亲属的委托和内蒙古钢苑律师事务所指派,我依法担任被告人Z涉嫌盗窃罪一案的辩护人,现依据庭审查明的事实和法律的规定发表如下辩护意见,请法庭重视采纳。

一、关于涉嫌的罪名,辩护人认为被告人Z的行为不构成盗窃罪,仅涉嫌职务侵占罪

(一)职务侵占罪和盗窃罪在客观方面的一个最重要的区分点就是行为人是“利用职务之便”,还是“利用工作之便”。

根据我国《刑法》第二百七十一条的规定,职务侵占罪是指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的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将本单位财物非法占为己有,数额较大的行为。根据《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的规定,盗窃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秘密窃取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者多次盗窃、入户盗窃、携带凶器盗窃、扒窃的行为。职务侵占罪与盗窃罪虽然同属侵犯财物所有权的犯罪,主观方面都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但两罪在犯罪客观方面截然不同。区别之一是职务侵占罪要求行为人必须利用其职务上的便利,也即利用自己主管、管理、经手单位财物的便利条件;假如不是“利用职务之便”,而是“利用工作之便”侵占本单位财物的行为,则不能构成职务侵占罪。区别之二是职务侵占罪必须将本单位财物非法占为己有,即利用职务之便实施了侵吞、窃取、骗取或者以其他方法非法占有本单位财物的行为,也即盗窃只是职务侵占罪的行为方式之一;而盗窃罪的行为方式则是采取秘密窃取方法将他人的财物非法据为己有,行为人始终没有利用职务之便。可见,职务侵占罪和盗窃罪在客观方面的一个最重要的区分点就是行为人是“利用职务之便”,还是“利用工作之便”。

所谓“利用职务之便”,是指行为人利用自己在本单位所具有的一定职务、职责,即主管、管理、经手本单位财物的便利条件。所谓“主管”,是指行为人对本单位的财物具有调拨、安排、使用的决定权。所谓“管理”,是指行为人对本单位的财物直接负有保管、处理、使用的职责,即对单位财物具有一定的处置权。所谓“经手”,是指行为人既没有对单位财物进行调拨、统筹、使用的决定权,也不具有管理、处置本单位财物的职权,但行为人对本单位财物具有实际控制权,如出纳员直接收取、支付本单位现金。所谓“利用工作之便”,是指在工作过程中形成的为顺利实现目的行为而产生的便利条件,如熟悉工作环境,出入方便等。这种便利不是职务本身所具有的,而是在履行职务过程中所形成的,称为“工作上的便利”。可见,只有行为人利用本人职责范围内的、对单位财物的一定权限而实施的侵占行为,才属于“利用职务之便利”。如果行为人对本单位财物没有职责上的权限或直接关联,仅仅只是利用了工作过程中易于接触本单位财物,或者熟悉作案环境的便利条件,则属于“利用工作之便”。

(二)本案的犯罪行为均符合职务侵占罪的构成要件

   1、从主体上看,C某、q某是涉案财物的监视占有者和辅助占有者。W某、Z某是涉案财物实际使用者。

   2、其次,从犯罪侵犯的对象上看,各被告所窃取的涉案财物是本单位财物。 

   3、从犯罪的客观方面上看,被告人分别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将本单位财物非法占为己有。 

   C某、q某对所窃取的本单位财物,具有职责上的控制、管理关系,显系在“利用职务之便”,而非“利用工作之便”。 该起犯罪行为能否完成的关键在于:能否将阳极导杆转移出希望铝业。而涉案阳极导管达20余吨,除通过希望铝业大门别无他法,通过大门这一步的关键行为人为C某、q某。对于他们的身份及职责,被告人C某、q某负责安全管理工作。晚上利用被告人C某、q某安夜间值班看护本公司财物工作上的便利,再将将涉案财物运出公司外。 C某、q某作为保安其职责是夜间值班看护本公司财物。在夜间,发现被窃财物,将该财物控制、监管在本单位范围之内是C某、q某的职责。而二人放弃这种职责,将他们本应依职责监管、控制的本单位财产转移出去,这也显属在“利用职务之便”,而非“利用工作之便”。 

(三)本案职务侵占的手段是通过“秘密窃取”的方式,不能因为被告人采用了“秘密窃取”的方式就认定为盗窃罪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办理违反公司法受贿、侵占、挪用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第二款的规定,“侵占”是指行为人以侵吞、盗窃、骗取或者以其他手段非法占用本公司、企业财物的行为。对于职务侵占罪而言,行为人如果采取秘密的“窃取”手段、隐瞒事实真相或虚构事实的“骗取”手段侵占单位财物,都是将本单位的财物非法占具为己有,都是属于侵占行为的范畴,因此也就符合职务侵占罪的定罪要求。如果认为职务侵占罪的行为方式只有“侵吞”手段,那么对采取盗窃、骗取等手段非法占有公司、企业或其他单位财物的,势必以盗窃罪、诈骗罪定罪处罚。因此,本案中,作案手段不是区分盗窃罪与职务侵占罪的关键因素。

三、本案职务侵占共同犯罪

      被告人C某、q利用其负责看守本单位财产的职务便利,伙同他人,采取盗窃手段,将本单位财物非法占为己有,数额较大,其行为已构成职务侵占罪。同时,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贪污、职务侵占案件如何认定共同犯罪几个问题的解释 》 第二条行为人与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的人员勾结,利用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人员的职务便利,共同将该单位财物非法占为己有,数额较大的,以职务侵占罪共犯论处。第三条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中,不具有国家工作人员身份的人与国家工作人员勾结,分别利用各自的职务便利,共同将本单位财物非法占为己有的,按照主犯的犯罪性质定罪。本案应为职务侵占共同犯罪。

、被告人Z具有的从轻、减轻处罚情节,应当考虑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1、被告人Z在职务侵占犯罪中起次要作用,是从犯,应当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刑法》第二十七条规定:“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者辅助作用的,是从犯。对于从犯,应当从轻、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

  纵观本案职务犯罪过程,被告人Z参与的职务侵占罪中,衡量其所起的作用,比其他同案犯相对较小,依法应认定为从犯。

   从犯罪实施过程看,Z明显起次要作用。

2被告人Z到案后如实供述了自己全部犯罪经过,认罪态度较好,具有深刻的悔罪表现。

无论是被公安机关抓获后,还是在今天的庭审中,Z都如实供述了自己的全部犯罪经过,有一个很好的认罪态度。

3被告人Z自愿认罪,依法可酌情从轻处罚。

  被告人Z对被指控的基本犯罪事实无异议,并自愿认罪,认罪态度较好。应对被告人时晓瑞酌情予以从轻处罚。

4被告人Z主观恶性、社会危害性较小。

5告人Z系偶犯、初犯。被告人Z在此以前,没有任何违法犯罪记录,表现一直很好。

6涉案财物已全部追回,未给被害单位造成经济损失。

  综上所述,本案为贪财性犯罪,并非暴力性犯罪被告人能自愿认罪,确有悔罪表现,建议人民法院综合考虑被告人Z的从轻、减轻和酌情从轻处罚情节,对被告人Z从轻或减轻处罚。

   以上辩护意见敬请合议庭重视采纳!

 

     

   此   致

包头市稀土高新区人民法院

                                           内蒙古钢苑律师事务所律师

                                      

 

                                                 2016114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13654849896   邮箱:zwjkey2006@163.com
必发88    地址:包头市昆区凯旋银河线2A1807室内蒙古钢苑律师事务所(银河广场西)     
 蒙ICP备09000912号   Copyright © 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 普讯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