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 办:内 蒙 古 科 技 大 学 法 学 系
必发88  | 本网资讯  | 亲办案例  | 法院审判规范性文件  | 合作媒体  | www.88bifa.com  | 民商法学  | 刑事法律  | 证据法学  | 法律帝国
本站搜索
李某特大贩卖毒品案辩护词
文章来源:包头律师事务所  发布者:包头律师  发布时间:2017-8-17 22:56:06   阅读:1931

张万军博士法律咨询预约热线: 13654849896.

地址: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昆都仑区凯旋银河线2A座18楼1807室

内蒙古钢苑律师事务所是内蒙古地区专家型、学者型律师事务所,首席律师顾问张万军博士从业十余年,西南政法大学法学博士,现任教内蒙古科技大学法学系,刑法学副教授,包头市人民政府法制办专家顾问库成员,内蒙古钢苑律师事务所执行副主任,包头仲裁委员会仲裁员,内蒙古钢苑刑事辩护研究中心主任。张博士是内蒙地区学术和实务兼长的学院派律师,既具有深厚的刑事理论功底,也具备丰富的辩护实战经验,在企业法律风险防控等领域皆具备丰富的实务经验。

   张万军博士法律咨询预约热线: 13654849896.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内蒙古钢苑律师事务所依法接受本案被告人李某及其亲属的委托,并指派我们作为被告人李某贩卖毒品案一审诉讼辩护人。过庭前询问被告人李某,查阅相关案卷材料及今天的庭审,对本案事实和法律问题有了比较全面了解,发表以下辩护意见,请合议庭审理该案时予以考虑
   一、辩护人对于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李某贩卖毒品罪名无异议、起诉书指控的贩卖毒品罪数量和次数持有异议.
  辩护人认为李某贩卖毒品冰毒995.7而不是公诉机关所指控的贩卖冰毒2995.7克。辩护人对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李某2016年9月11日购买冰毒995.7克犯罪事实不持异议。对于公诉机关指控李某2016年8月初贩毒犯罪事实,辩护人认为该起犯罪事实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二、关于本案中贩毒的数量

   公诉机关指控李某2016年8月初向曲瑞购买2公斤冰毒的犯罪事实证据不足。  

针对该起犯罪行为的指控,现有证据不能证实李某2016年8月初向曲瑞购买2公斤冰毒。从本案现有的证据来看,公诉机关仅仅依据被告人李某、曲瑞归案之初的口供、18万元的汇款记录以及赤壁酒店的监控录像认定该事实。

   《全国部分法院审理毒品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规定有些毒品犯罪案件,往往由于毒品、毒资等证据已不存在,导致审查证据和认定事实困难。在处理这类案件时,只有被告人的口供与同案其他被告人供述吻合,并且完全排除诱供、逼供、串供等情形,被告人的口供与同案被告人的供述才可以作为定案的证据。仅有被告人口供与同案被告人供述作为定案证据的,对被告人判处死刑立即执行要特别慎重。

    具体到本案,通过庭审查明的事实和被告人《讯问笔录》辩护人发现各被告人的供述不仅不能相互吻合和印证,还存有大量的出入和矛盾之处。具体如下:

    1、对于该起毒品交易的次数和数量两被告的供述无法吻合

    根据被告人曲瑞在2016年9月20日所作的讯问笔录中供述,李某转给其本人的18万是给的包头市先明窑子70亩土地的钱,并不是购买毒品的毒资。同时又否认其向李某贩卖冰毒。之所以在归案之初供述向李某贩卖两次冰毒,是因为其爱人怀孕,不想牵扯到其爱人,所以才是乱说的。根据被告人李某的供述,其和曲瑞有经济纠纷,向曲瑞汇款18万元并不全是毒资,而在2016年8月初购买的毒品并不是2公斤而是30克样品。

    2、本案毒资数额不确定,两被告人之间汇款往来不排除是正常经济往来合理怀疑

对于毒资的金额,各被告人供述相互矛盾:李某供述其向曲瑞汇款18万元并不全是毒资,而是双方之间有经济往来,而曲瑞供述则不予认可,18万元全部都是李某支付租赁包头市先明窑子土地的钱。至于公诉机关所举的两被告人之间汇款往来等证据,仅仅依靠被告人在归案之初的供述,再无其他证据印证的情况下,推断出所有的汇款就是毒品交易。辩护人认为,对于刑事案件虽然不能排除一切怀疑,但是必须排除“合理的怀疑”才能定案,况且,汇款凭证属于间接证据,并不能直接证明汇款金额就是毒资。公诉机关现有证据不能得出唯一性结论,认定两被告人之间汇款往来系毒资。

3、赤壁酒店监控截图无法证明曲瑞与李某之间系毒品交易。

侦查机关针对深圳市赤壁酒店的监控截图的证据,经过曲瑞及李某辨认,二被告人辨认结果不同。曲瑞辨认结果是到赤壁酒店所携带的袋子里是手表,而李某辨认结果是曲瑞所携带的是毒品样品。因此,无法通过赤壁酒店监控截图认定二被告人之间系毒品交易。

三、关于公诉机关指控2016年9月初李某通过陈文英向魏鑫出售54.14克毒品,证据不足。

根据魏鑫全部的讯问笔录,并未供述其通过电话向李某购买冰毒,仅仅供述其向陈文英购买冰毒的事实。同时,根据陈文英在2016年9月21日供述,李某没有直接将冰毒卖给魏鑫,而是魏鑫直接从其本人处购买。即使被告人李某曾供述其向魏鑫出售冰毒,但是仅仅是被告人的口供,并无其他证据印证,该供述系孤证。不能作为定案依据。因此,针对上述指控,明显证据不足,不能认定。

    四、关于本案毒品纯度问题

毒品数量是毒品犯罪案件量刑的重要情节,但并不是唯一情节。尽管刑法规定毒品的数量不以纯度折算,但因本案涉案毒品掺假严重且总量巨大可能判处被告人重刑,为公平正义地定罪量刑,应当考虑本案中毒品纯度。本案中,已查获的毒品经鉴定纯度较低,而同等数量的毒品,其纯度差距悬殊,必然反映出不同的社会危害性和主观恶性。恳请合议庭在量刑时考虑这一情节,以体现刑法罪责刑相适应原则。

五、涉案毒品全部被收缴,未流入社会,没有给社会造成实质性的危害。且被告人本人吸毒,存在以吸养贩情节。
  2016年9月12日,被告人涉案毒品当场缴获,并未流入社会,没有给社会造成实质性的任何损害,存在以吸养贩情节。根据《全国部分法院审理毒品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之相关精神,辩护人建议法庭在量刑时候给予权衡斟酌。 

 综上,辩护人提醒法庭注意:公诉机关对于公诉机关指控的2016年8月初贩毒指控存有很大的疑点不能排除“合理的怀疑”。涉案查获毒品并未流入社会,社会危害性轻微。对于这种毒品客观状态已不复存在或者无法查清的,按贩卖毒品交易双方均认可的数量来认定。因此,辩护人认为李某贩卖毒品冰毒995.7克。恳请法院在此数额上对被告人李某定罪量刑。

以上辩护意见,恳请合议庭充分考虑并采纳!

此致

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

                                内蒙古钢苑律师事务所

                                   律师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13654849896   邮箱:zwjkey2006@163.com
必发88    地址:包头市昆区凯旋银河线2A1807室内蒙古钢苑律师事务所(银河广场西)     
 蒙ICP备09000912号   Copyright © 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 普讯网络